暮鼓晨钟-河工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入住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76|回复: 102

[原创小说] 全裸日志(河工大的青春野史)

[复制链接]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4-7-31 22:55: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9-14 10:40 编辑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小姑家里住,小姑家里有二层的阁楼,我住在二层,阳台上空荡荡的,晚上下班回家,天气好些的时候,就看着天上的飞鸟在这个世界上来来回回,想起泰戈尔的“天空不留下我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想着想着的时候会觉得日子过得好空。
我想隔着这茫茫的人海,在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是不是有人也会记得我,哪怕是记得我过去的痕迹,我的身影会不会存在在某个人的记忆里,也挥之不去?
我开始一个人旅行,去能去的所有的世界角落,看风起日落的景,然后再用精致的笔法把它们雕刻故事的生动。我想也许总会有人为之动容,我想也许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看到我的心情,而且被她感动!
因为我也总会被路旁开的灿烂的小花感动!我记得那天我去单位不远处的一个小野山去玩,山上有一个幽凉的小亭子,路旁的花开的灿烂,没有游客,毫无理由的灿烂,去证实生命本就是一个奇迹。我想,这世界既然来了,就竭尽全力的去活着,去体验着,去灿烂着,用我的方式, 用我的无可替代的方式!
之后有一个月,我回学校做毕业设计,反正都是为了找一个理由逃离那漫无目的的工作,校园里的杨树又开始哗啦啦的响起来,夏天的节奏才刚刚蔓延到北方,树荫,青春,和那透过密叶落下来的斑驳的阳光,匆匆忙忙的大学四年忽然只剩下那湛蓝湛蓝的天空中,飞机的尾线,无限的延长……
然后是毕业照,答辩,和最后一场旅行,没有哭声,也没有离别,我甚至隐隐痛恨自己的青春毫无精彩可言,冗长。
自己便去了内蒙古,我想总要给自己留点什么纪念的。等再回来的时候,宿舍已经空荡荡的了,就在那一瞬间突然开始嚎啕大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我不害怕离别,我甚至一直觉得青春荒芜。
毕业证什么的,叶晗都收拾好,放在我的桌子上,收拾收拾行李,我便也离开了。又是南下的车,路上的时候,我翻开以前的日记,曾经写过的一首小诗:
《相信》
然后我们一起走,
手牵手
看窗外的风景涟漪
那信口说出的真理随意丢在风里
却笃信这就是天涯的浪迹
……
于是两座城市
交叉着彼此的记忆
就像曾经十字路口的相遇
我踏上南下的车
你走在北归的路
都还在倔强的相信
某年某月某天那个十字路口?
那个时候大概是想写微茫的我们,跟着这个城市的人流而走,被苍茫的大水冲到一起,又被拥挤的人群分散开。我们太渺小,而那些搁浅在时光里的某些情节,总在一个人孤单的时候闪闪发光。没想到却真的一个南下,一个北上。南下的日子,很无聊,才开始想写这样一个故事,这个关于自己青春里的事。

南下的日子,很无聊。回家之后,便开始一个人在房间里写故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鲜花鸡蛋

peixiaotong  在2017-2-14 14:01  送朵鲜花  并说:人生本就荒芜,正因此造就了灿烂。 青春的故事太青涩,也珍如瑰宝。我们都曾是那浓密树叶透下的斑驳阳光。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河工大!

254

主题

1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5-2
威望
46945 点
金钱
181186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4113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111
精华
60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2) 鸡蛋(0)
发表于 2014-8-1 09:43:51 |显示全部楼层
我做楼主最忠实的读者!

点评

jiejuexiaolaosh  我有点事情不理解啊! 如果是不断更新的话,图标会变成有色的吗?其他的都是空白的,“只想和你说说话”那个确实彩色图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11-6 20:14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39

主题

0

听众

8269

积分

伴坛终老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88 天

[LV.7]博一粽子

在线时间
1579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6-30
威望
13191 点
金钱
67381 HGB
注册时间
2012-9-9
积分
8269
记录
0
日志
0
帖子
493
精华
0
好友
4
鲜花(2) 鸡蛋(2)
发表于 2014-8-1 10:21:21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太赞了,很有意境

1696

主题

4

听众

15万

积分

十世金身

河工论坛发改委第一书记

Rank: 5Rank: 5

签到天数: 6 天

[LV.2]大二旧生

在线时间
1005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21
威望
131529 点
金钱
221998 HGB
所在学院
土木工程
注册时间
2005-12-8
积分
155195
记录
6
日志
1
帖子
16399
精华
13
好友
356

宣传大使奖 金点子奖 活动组织奖 老不死勋章 骑行英雄 周年庆突出贡献 河北工业大学110周年校庆专属勋章 解甲归田 火炬手

鲜花(38) 鸡蛋(7)
发表于 2014-8-1 23:43:29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要常来更新啊 很多人在期待呢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人应当赶紧的充分的生活,因为意外的疾病和悲惨的事故随时都可能结束他的生命。

100

主题

4

听众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修车小爷

Rank: 8Rank: 8

签到天数: 62 天

[LV.6]研二僵尸

在线时间
2087 小时
最后登录
2016-6-12
威望
23455 点
金钱
101809 HGB
注册时间
2010-12-29
积分
20211
记录
1
日志
0
帖子
2009
精华
1
好友
54

骑行英雄 周年庆突出贡献

鲜花(69) 鸡蛋(0)
发表于 2014-8-2 23:24:02 |显示全部楼层
南下 去哪儿 坐等更新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6 20:14:28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说切 发表于 2014-8-1 09:43
我做楼主最忠实的读者!

我有点事情不理解啊!
如果是不断更新的话,图标会变成有色的吗?其他的都是空白的,“只想和你说说话”那个确实彩色图标!

点评

尚然  那个变得可以用变色卡,或者被管理员加色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1-4 09:00
喜欢说切  不会,你可以自行编辑,在主题中编辑标题(×月×日更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11-10 09:06

254

主题

1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5-2
威望
46945 点
金钱
181186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4113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111
精华
60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2)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10 09:06:53 |显示全部楼层
jiejuexiaolaosh 发表于 2014-11-6 20:14
我有点事情不理解啊!
如果是不断更新的话,图标会变成有色的吗?其他的都是空白的,“只想和你说说话” ...

不会,你可以自行编辑,在主题中编辑标题(×月×日更新)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29 22:00: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8-11 14:50 编辑

“7月份的台风蹑手蹑脚,潜伏到浙江这样繁硕而匆忙的城市中。
工作像扑面而来的巨浪,一袭卷过一袭,在给自己那么稍微一点点的空隙里清醒,才茫然的发现紧张而庞然的浪头,像一个空影而怒吼的龙头,碌碌忙忙的怒吼,却什么都不留。到最后,才看见大地上只剩下湿漉漉的自己和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
然而,我们终于毕业了。  ”                     
                                           ——5月天气晴好,有晚霞记

“南方的雨下起来淅淅沥沥,像个绿茶妹子的延绵而矫情的哭情,搅得人心烦意燥却又无可奈何。”
                                             ——6月28号,雨雨雨雨,腻人的雨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4-11-29 22:02: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8-11 14:48 编辑

米可可打了一个哈欠,扑到在温暖舒适的大床上,迷迷糊糊的,似乎看到远处三教萧语和岁寒,萧语站在那里,递给岁寒些什么,岁寒很亲昵的和萧语说着什么。却看不清萧语的表情,然后大鸟突然在自己背后拍了一下,说:小土柯,干什么呢?
可可挡在大鸟前面,捂着眼睛说“我什么都没有……。”大鸟看到远处岁寒的影子,眼神突然就变成了火色。可可惊慌失措,然后不知薛渊从哪里出来,可可说“渊源,你快来一下……”渊源却没有理她,冲着她喊“我在找雪儿,你看见雪儿吗?可可,你看见雪儿了吗?”三教前面很多人,在那里拍毕业照。可可坐在花坛的台阶上,急得哭了起来,对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萧语说“我该怎么办?小语,没有人理我,我想让他们都开心。”萧语陪着她,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可可,看着她哭得精灵。
可可醒了过来,江南的雨还在腻人烦的下,她努力想想起来刚才的梦境,却只是模模糊糊记得有大鸟很着急找岁寒,隐隐记得有萧语一个身影。
她起身,在自己日记本上又写着一些随笔,
“林萧语,你知道吗,
在这里,我从来不曾想起过你。
林萧语,你还记得,
我第一次牵着你的手时漫无天地的告诉你说,
我要跟你在一起,
是因为我永远都不会爱上你。
林萧语,那个时候,短发的我,
是不是永远都那么固执,多情,而且无理?
林萧语,你还是那样,永远都不看我写的文字么?
林萧语,你知道吗,外面的天将要下起一场雨,
而你都不在这里。”
可可自己记完了之后,也觉得可笑。明明自己并不思念谁,萧语不过是一个噱头而已,只是没有谁值得思念,总会让人觉得孤单,所以才故意在所有的随笔中都写下谁的名字。曹雪芹那句“满纸荒唐言”,倒是真实很。可可翻开自己的包,准备用U盘copy下来,总归是一种思绪,等片片飞花,集结成册,兴许某天还可以怀缅一下。可是可可翻遍了整个包,也没有见到那个片状的U盘,那是萧语大二的时候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然后把抽屉和柜子都翻了一遍,还是没有。
“难道真的是决定要和萧语分手,所以连他送的东西都不愿意再留在这里做纪念了?”可可把所有的角落里又重新翻乱了一遍,可是还是什么都没有,可可有些着急了。
她自己坐在床上,下去吃了饭,回来,又开始翻抽屉。可是记忆里却连一点那个U盘影子也没有。
“翻遍记忆里的墙,
找不到你一星半点你的痕迹
可是,那种悲伤
还是忍不住让我哭泣”。
可可安静了一会儿,还是自己哭了。为什么呢?兴许在几个月内漫长的反射弧终于感受到离别的悲伤;兴许有点孤独;兴许外面雨下得正烦;兴许就是女孩子的生理周期呢!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14 21:59:45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初遇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8-11 15:02 编辑

1月迷津渡
流岚夜景,车水马龙,靠的太近,毕竟就沾染了京城的繁华。
天气刚刚浸了一点秋味,橱窗里的衣服就已经全部换成冬装。旋转门里出来的,那些挑着尖细的高跟,挎着gucci包包的人,匆匆碌碌又在眼前消失。
那些身影,从不远处的天桥上看,就化成了流光。米可可,叶晗,宋忻雨嘻嘻笑笑走过天桥,从那些堆积的打折货里面海淘之后,还是小有收获的。我们混在人群里,熙熙攘攘,小心翼翼的计较着,那些琐碎的幸福。
夜挂下一张帷幕,点缀了无数的灯光的温度。
“城市那么大,而我们显得那么孤独”可可坐在靠窗的位置,一个人的时候她会想。“也许正是因为城市那么大,所以我们才孤独!”

“刚才那个小女孩!那身材!那掌中轻的体态!”忻雨开口说话,堆了满脸的表情,嘟嘟着嘴,小声的跟叶晗耳语。忻雨虽然算不得天生丽质,但是小家碧玉,也够可爱,何况忻雨写得一手气质好字,让人艳羡。
晗晗笑了笑,努努嘴,表示赞同。晗晗笑的时候,机灵淘气,她个子本来不高,一言一行,小巧精致。叶晗向来喜欢紫色,衣服也是紫色居多,恬然而浪漫。

我们回到寝室的时候,余小北就已经洗漱完,嫩嫩的坐在那里。她穿着睡衣,露着半个臂膀,就像剥了一半的荔枝,让人垂涎欲滴,小北头发披散开,有意无意的散到胸前一缕。她娇滴滴的说“你们回来了?”用一分假装的亲近,怎么也掩饰不了剩下九分的伪装。她说话声音本来娇滴,在周身寒毛寸立之后,我奋不顾身的钻到自己的被窝中。

咋舌的人间尤物,带着一种天生娇纵的狐媚,酥胸、媚骨、娇喘柔总能不经意醉人心意,却大抵不会在女孩子中有很好的人缘。

“穿的这么诱惑,又去约了?”我说到这一句的时候,晗晗还是笑了。忻雨大概有点不甘心,平日里她和小北的关系最好,而她凭气质就绝对居于余小北之上,可是她究竟还是瞧不上小北平日里那种讪讪的样子。
“绿色,小北你就是那种绿色的性格,叫人爱叫人厌,却永远都是和平的”,我饶有兴趣的评价。“糜烂的绿色”,忻雨加了一句,“你要是出生再早一点,就是误国女色,虢国夫人”。小北听了这句,却很开心。
“you flattered her,你不知道小北最好这一口?”晗晗半笑着。

忻雨把今天刚收到的湿度传感器加到自己的花盆里面,试验自己的成果。晗晗边洗漱边给她家小锐打着电话,我信手翻着几本杂志,寻找点什么新鲜,而小北对着镜子捯饬自己柔软的发梢,像鸟儿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细细梳理羽毛。

十一回来之后,就是盛装的舞会。
淹死在学生会里的孩子们无休止的跑上跑下,好像非要三个人才能抬得动一张凳子,忻雨在那里写个毛笔字,周边有四个人围场研墨的。晗晗对着一群所谓的部长偶尔建设性的提出什么意见。我唏嘘的看着那些假象,只管和轮滑社的人一起玩得high。

骆致和我一起坐在台阶上休息,那些高大的梧桐树偶尔落下一两片叶子。
“秋桂落,梧子心枝头”,我看着那些梧桐树,自己跟着思绪乱飞。想起高中的那些日子就觉得很不爽,太细的神经末梢刺激着自己的痛感,便在轮滑场飞速滑,那样用尽全力的活在当前的刺激中,就可以把过去那些狼狈忘记得一干二净。自己重心不稳,不小心重重得就摔在地下。我自己顺势坐在地面上,好像非要这样,所有的不开心才能释怀一样。题文从旁边过来,他伸出手,阳光暖暖的看着我,我扶住他,站了起来。题文对着我说“以后小心点,慢慢来”,我说“谢谢!”,题文笑笑,然后自己往前面滑走了。休息的时候,苏题文过来打招呼,笑着蹲在我们面前,说“致致,签到下啦!”然后转向我,“这个是你朋友?”
然后他没有等到骆致开口,对着我,咧着嘴,笑着说“你好,我叫苏题文!苏是苏轼的苏…”
“题是蹄子的蹄,文是蚊子的蚊!”骆致替他补充完整之后,哈哈的大笑起来。
“题是题诗的题,文是文学的文!”
“欧游,你改了呢,上次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是蹄子和蚊子吗?”骆致继续在那里笑,完全沉浸在上次题文自我介绍的场景里。
“题是题字的题,写字的那个题,文是文字的文,富有文学气息的文字!”题文也不冷场,然后转过头来问我“你呢?”

我看着出神的时候,反映过来,经过漫长的神经反射弧,说“欧,我叫米可,大米小米的米,可怜可爱的可”。然后题文笑了笑,从致致手中拿着签到表,挥挥手就走了。

杨木又落下一片叶子,题文那个笑容像透过树梢的阳光,温暖的披在肩上,落在大地。
挂满了晴天娃娃的梧桐树,在远处熙熙攘攘。我会想起那天,也是九月之末,十月之初,也是学校里满树的梧桐,那时我高一,刚刚和阿北熟悉。我漫不经心,欢天喜地的指着梧桐树炫耀着自己的诗书“古人说梧桐树,‘梧子’谐音‘吾子’,寄托相思。”
恰恰就在三年之后,熬过那些思念,纠结和那些深刻的伤害之后,毕业我就该焚香庆祝,就算是上帝给我的恩宠。阿北,说真的,我恨你,而我也不清楚,究竟要用多久,才可以让那份痛慢慢的销声匿迹。他们说,两年,时间终于会想阿司匹林一样褪尽我们的忧伤。我努力把自己包裹的像一切都好,我想,像树上结缠的芥壳虫,也许冬眠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彼时,此时太像,却再也不敢让自己再轻易踏足进,太过美好的幻境。

紧接着,余小北和社长手牵手,出现在我们视线范围里,小北总能出其不意,但是社长和小北亲密密的举止还是让我吃了一惊。而,而他们四目相对一刻,小北,小北竟然有一种无法掩饰的娇羞!白皙的皮肤,晕染着一条淡淡的红晕。而社长对着她,笑出一种阳光的期待。
我彻底石化了,静悄悄的瞄了半眼骆致,感觉像是处在在火山爆发之前的盛景中。
“致致没事,致致天气挺热的呢,要不,咱们一起回去吧!”我一边嬉皮笑脸的说,一边往致致身边靠,我心想,是不是骆致突然站起来,我要一把扑上去?壮烈的死在枪口之下。我记得教科书上说壮烈的死,在墓志铭上会叫做牺牲。
全轮滑社的人都心知肚明,社长和骆致心结种种,情愫不尽。究竟这是要闹哪出?而骆致向来心直口快,知无不言,言无不胜。
然后,
骆致站起来,把社长送她的手链一把扔了过去,余小北没站稳,酥酥柔柔的倒在社长肩上。骆致头也不回的就会滑走了。
我木讷的看着旁边的苏题文,他也惊讶讶的看着这场闹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入住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1 22:14: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化妆舞会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8-11 15:03 编辑

终于等到了化妆晚会。轮滑社以社团的身份被邀请,全社团是直接穿着轮滑鞋去。

可可自己躲在在窗口那里,看着远处的摩天轮。
“三楼的窗台星光点点,点缀着摩天轮的幸福像童话一样,而我始终是那个没有舞鞋的灰姑娘”。可可自己发在自己的日志里。天空魅黑得迷人,人潮喧杂得幸福。
可可自己在那里合十的双手,微微祈祷了一个心愿“希望有一天,即使短发的我,也会在一个人心中那么特殊,也会被人在心里轻轻的呵护”。

可可正看得出神,有一双手遮挡在面前,却不凌不乱,恰恰有一公分的距离。
“米小可,你自己要躲在这里什么时候?”题文把手拿开,顺势的站在窗台边上。“你是看见流星了,还要许个心愿?”
也许是月光下,一切终究变得温柔,可可本来并不开心这样有人打扰,但是想想自己尴尬的处境,她皱了一下眉,很纠结的问了一句“一会儿你有人一起跳舞吗?没谁一起跳舞,在屋子里面自己站着会挺尴尬的!”
“我,有啊!”
“啊…,知道了”可可自己小声的嘀咕着,“那看来今天我就只能准备一个人陪着月色孤独终老了就。”
“那我抽出点时间来,陪你跳好不?可是你要怎么谢我?”
“不用了吧!”可可继续看着窗外,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当然陪你了,就是有人邀请都不去了,只有咱轮滑社的人才有这么大的面儿。全职陪你,壮烈牺牲”,题文笑着,带着一种暖暖的阳光气。

可可突然就被逗笑了。她不经意抬头看见满溢的月光,突然想起高中时候,八月十五那天学校不放假,跟阿北耳语,一起诅咒学校。那天阿北,还送了可可一个苹果,可可耀武扬威的对着苹果就是一句“月棱镜威力,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然后两个人一个人抱在一个大苹果,兴高采烈的庆祝八月十五的团圆节。
“有些东西适合回忆,却再也不适合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可可心里默默念了一句,她包裹住那种忧伤的情绪,跟在题文后面,滑进舞厅里。
题文开心的跟来往的人打着招呼,偶尔回头看一眼,小可踉跄跟在自己身后的样子,可可低着头在拥挤的人群里找一条滑行的路。她努力跟在题文后面,但是挤挤嚷嚷的人群,一会儿就隔开了他们两个。小可抬头寻找着题文的背影,看见时候,题文停在那里,一边和谁聊着天,一边冲她笑着挥手,远处霓虹灯打得绚烂,背景下的苏题文笑的温暖。
“那种笑像春日里湖面上微微晃眼的阳光,让人不小心就记在心上,很久很久都不舍得去忘,小心翼翼的抹去你心里的那种悲伤。”可可突然想到这样一句话,想着什么时候可以把它用在自己文章里面,突然很自嘲的对着自己笑笑,想起在哪里看过一句黑双鱼座的话,“双鱼座的女孩,真是彻头彻尾的心机婊,你不知道,她做过的事情,经历的感情,不过是为了一种体验,不过是想着怎么写好自己的小说里的情节”。而米可可确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双鱼座。
可可从自己的想法中挣脱出来,努力跟上苏题文,她笑着混在人群里,不曾尴尬,满满接受着这欢舞的都市,感受着青春和荷尔蒙一袭一袭的汹涌来袭。
“我们来这个世界上汹涌,谁在乎你的悲伤和笑容。美酒、烛光,今宵不醉,何时再开怀?大家好,我是今天的主持人,蒋岁寒”,蒋岁寒是学院公认的气质美女,所以一上台,就是雷动的掌声和大家挥之不尽的噱头。
顾鹏程和杨柏在吧台那里喝着冷饮和啤酒。鹏程说“这就是那个主持人,小妞长得不错啊!怪不得把我们班大美女都压了下去,气的我们班米鹿都疯了,在那里嚷,不都订好了,不都订好了吗?”鹏程一边喝着,一边嬉皮笑脸的跟杨柏说。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顾鹏程,第一眼就像,太像小睿。那种表情让我觉得很温暖,像隔了一个纪元,我认识他,他却不认识我了。
他跟杨柏碰了一下杯子,继续聊着什么,鹏程一言一行随时都带着工科男特有的那种蔫坏,那种对于世界我不在意的个性,现在,未来,每时每刻,除了……。杨柏是一个很冷峻的男孩子,他所有的一切总是那么恰到好处,恰到好处的身高,恰到好处的笑,恰到好处的颜值,总之让人挑不出他该有什么地方不合适,他看着蒋岁寒,笑了笑,那种笑却像是似有若无的带着某种奚落。
顾鹏程和杨柏站起来,混在人群里。杨柏走到米鹿旁边,说“鹿儿姐,来,来来,今天心情好,喝两口。”米鹿性格豪放风,接过他的一厅啤酒,和鹏程碰杯灌了两口。“今天有约不?请你跳舞,我可是练了很久。”顾鹏程一切都是那么无心的样子,可是偏偏就他是最有心心疼人,米鹿再放得开,订好的主持人换了,还是有些不解气。等岁寒报幕完了以后,杨柏出人意料的混在人群里喊着“主持人,有男朋友吗?”
蒋岁寒顺着喊声看了过来,怒嗔着眼睛,岁寒眼睛本来就灵光翼翼,这样怒起来瞪着反倒叫人觉得越发可爱。看到杨柏的时候,杨柏却笑了起来,像是一场得逞的奸计。岁寒看到杨柏的笑,她眉头一皱,眼睛又活闪起来。“来来来,今天既然有帅哥这么问了,何不请这位帅哥,上台来。留个电话,互通有无呢!”杨柏被拥挤的人潮推到了舞台上,手里拿着后台本来预定要给主持人献的鲜花,送了上去。
岁寒轻轻的张了一下手,杨柏不能不给面子,轻轻的抱了一下岁寒。岁寒在杨柏耳边耳语了几句,那个样子颇为得逞,杨柏却有一种被算计的表情。
后来岁寒告诉我说,那句话是这样说的,“以后在噱头里你就是我男朋友了,大帅哥,你要是以后敢爆什么料,小心点你的把柄。自作孽,不可活,乡里乡亲,你可千万别记仇哦”。后来杨柏又告诉我说,岁寒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基本上要摆出兔斯基那个最得瑟的表情,要不是大庭广众个之下,她不不知道能又笑,又舞成哪种扭曲的姿态了,太了解她了,太了解她了。
场内的灯光很暗,像猫咪在夜里兴奋的叫声,每个人无限量从潜意识里放大着自己的瞳孔。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sexy”,为首的是骆致,一身艳红晚装,真当热烈惊艳;小北还是娇嗔的小样儿,可是相比艳丽,并不出众,只是走到前台,她最后的亮相,竟然是小腿微扬,叉裙一开,直逼底线;台下简直闹疯了,题文凑在我耳边大声的喊“余小北真是亮了!”我听不清他,他又微微低了一下头,在我耳边大声的说,“你们宿舍真是疯了!”我也开心的在他旁边说“是啊,她们两个真是杠上了!这也真是一场醋意大泼!到底是社长有福!”说完之后,我们两个很会心的笑了一场。

压轴的是一个穿白色礼服的女孩,她把头发匝的高高的,不够可爱,却侠气十足,远远就有一种傲气凌人的感觉。这个女孩子叫叶雪儿,,仅仅是凝眸冷月眉,带上雪光萦绕的肌肤,一条白色晚礼服,就那么自然而然的成为全场焦点。她气场的来,又冷峻的回身,那双眼睛始终注视在很远的地方,冷削的面骨不带有一点表情。大家的欢呼声几次,简直就在她的高冷气场下石化。可是满场还是在那种气氛中high了起来。
“我们漂亮的模特展之后,就是下一个让人激动的环节,那么,带上你的魔鬼面具,今天晚上的舞蹈盛宴开始了”。蒋岁寒亲和的话语之后,满场欢呼。
“我不太会跳,又穿着轮滑鞋,滑不太好,你要带一点!”
“我会跳一点点,所以用不着紧张,你跟着我就好”,题文笑得很开心。他们两个人穿着轮滑鞋,边滑边跳,所有的人都拉下面具,轮滑社的混进来,格外招眼。
骆致和小北从T台上下来,混在人群里,社长过来要拉骆致的手,骆致转身就走,社长穿着冰鞋一下子就趴在骆致肩上,远远看见,他在骆致耳边说了什么,骆致瞅了他一眼,被他逗笑了。小北自然免不了有人邀请,不过那种神情并没有自得其乐。
欢乐的恰恰和兔子舞,大家都闹翻了玩,雪儿公主穿着白色的裙子和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男孩子也混在人群里,那个男孩子也是削尖的脸,高高的个子,深邃的看着远处笑得开心的雪儿。那种杂舞把所有的人都冲散了,满场又笑又跳。岁寒不依不饶的拉着杨柏的衣角,杨柏满脸带着一种幸福的无奈,顾鹏程挽着米鹿,却总是似有若无的看着杨柏那边的好戏。
酒精的发酵,供养着以青春为名义狂欢的心跳。
社长揽着小北的腰,远远的我看见骆致和题文聊得正开心。题文冲我挥挥手,他在我的左手边很开心得冲我挥挥手,笑着看着我,也许那个微笑太晃眼,莫名其妙的就记在心里面。然后骆致看见远处社长和小北,突然表情就换了。下一个舞时候,为了让致致不至于太尴尬的一个人跳舞,我借口累了去吧台休息,致致和题文一起跳,社长和小北共舞。活脱脱的四角恋关系,我不忍再看下去,哪怕社长。岁寒和杨柏也过来休息,岁寒穿着一件天蓝色的晚礼服,我心里暗自惊叹,可真是绝配,只是不知道竟然蒋岁寒这种气质美人竟然也是有胆有魄,喜欢一个人来得简单自然,让人咋舌。但是两个人之间丝毫没有羞涩,倒像是陈年老友已久,不过叙旧聊天欢畅。
窗外还是无尽的夜空和月色。往楼下看的时候,是那个和雪儿跳舞的男孩子钻进车门里刚要离开,路灯下看得不太清楚,可是我还是分明副驾驶上坐着的,像是那个白衣公主。难道他们也认识?
大概是喝了两厅啤酒有点小晕,没人邀舞,又穿着轮滑鞋,自己就侥幸幸的逃出来,打算回宿舍了。门口那边,不知道谁洒了水或者酒,轮滑鞋一沾水就差点滑倒。题文赶到的及时,从后面拉住我,才没有摔倒。
“小家伙,你又去哪儿啊?”
“舞场太乱,就像蜘蛛在那里横七竖八的织了无数的关系线,看着看着头昏眼花的,就想回去了。”我目光游离,顺便表现的很无辜。
总是找不到太好的借口,匆匆忙忙的离场的,不是因为这里没有自己的王子,就是因为外面有一个等在月光下的约会。
“你不是在跟致致一起跳舞吗?是要帮她解围的,看见那个花心大社长,我都觉得不舒服了。从人品上来说,觉得你都比社长好”
“从人品上?”题文被噎了一口,“嗯,确实是,而且不止从人品上。”
“我觉得致致就应该跟你在一起,你们两个多合适。身材,长相,性格……”我饶有兴致的说着,题文在旁边听我扯。一会儿致致也过来坐下来,她一口气喝了两三厅啤酒。
“别喝了,致致!我送你们两个回宿舍吧,今天玩累了,早点休息,没准明天轮滑社还有活动”。致致喝得有点多,我扶着她晕晕的回到宿舍。
骆致躺在床上,活动中心的音乐依旧狂热,离开时候,我看见她看着外面的路灯,没有再多说话。回宿舍里只有我一个人,也就不用开灯。隔着宿舍的阳台,自己在那里数天上稀疏的星星。北远,那星星你在同我一起看吗?
那女孩拉着男孩子的手从车上下来,女孩紧紧跟在他身后,刷卡进去,就是扑面而来的欲望,门直接带上也不插卡开灯,男孩子双手围着女孩子,吻到深深的锁骨处。
终于有一天,我们建造了一个迷宫一样的城市,在所有相似却不同的路口等待着童话里相同的故事,我们从来没有站在和昨天相同的路口,只不过我们迷失在自己的迷宫之城里。

55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缘定三生

Rank: 4

签到天数: 407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64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6-15
威望
21218 点
金钱
51768 HGB
注册时间
2009-10-1
积分
20595
记录
10
日志
0
帖子
2474
精华
2
好友
25
鲜花(12)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2 08:37:00 |显示全部楼层
Mark~

254

主题

1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5-2
威望
46945 点
金钱
181186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4113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111
精华
60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2) 鸡蛋(0)
发表于 2014-12-22 09:50:04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坚持写下来不容易啊,楼主应该多爆一点个人信息,那样关注的人就更多了,哈哈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22

主题

5

听众

1万

积分

缘定三生

Rank: 4

签到天数: 114 天

[LV.6]研二僵尸

在线时间
919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23
威望
15959 点
金钱
77947 HGB
注册时间
2012-9-13
积分
16422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2155
精华
0
好友
5
鲜花(49) 鸡蛋(3)
发表于 2014-12-22 14:14:24 |显示全部楼层
mark
岁月静好,心敛性平;
木茂鸟集,人皆独行。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5-1-2 20:00:2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人物简介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8-11 15:04 编辑

我,我叫米可可,小米的米,可爱的可,齐耳短发,单身未嫁。阳光下活泼可爱,月光下惑魅妖娆。初中时老师说我有一种橙色的内在张扬个性,五行属木,星座双鱼。出生的时候,晴朗的三月天气,突降骤雪。雪势汹汹,难明其状。是以妈妈以为宝,姐姐恨,故终日受其罹。米晨姐说,我从小是一只烦人的虫,整天跟在她屁股后面瞎转悠,怎么都甩不开。我用45度的斜视眼光看着得瑟的米晨姐在我面前瞎晃。-
五行属木,星座双鱼,这些老家底都是被米晨姐逼着记住的。米晨姐从小以神仙术士自居,没事的时候,最喜欢就是给我算卦,姐姐说神仙术士妖人都不能看到自己的命运,但是却可以通过给别人算卦提升自己的算卦精准度。所以做为最亲近的小妹,我果然必然想当然的就知道自己的五行,星座。姐姐说,双鱼天生奇幻浪漫,作为黄道上最后一个星座,结合了前十一个星座的复杂,以及自我变幻无穷的倾向,代表着隐秘、梦想、潜意识,而我五行属木,所以属水者利我,居于森林原野之地能增长我周身的灵气,提高自己的寿数,减少劫数。孔子常被人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这么看来,米晨姐也是个智者,而米可我也是当世之明者。因为米晨姐整天算我的生辰八字,所以从小到大,我最喜欢老师让写自我介绍,深刻记得初中语文老师看完我的自我介绍之后那般惊恐表情,惶惶然以为我是春秋战国时代夜观天象者居野灵魂转世,评语写得是“中国古文化知识丰厚,且颇具奇幻风格”。我颇有感慨,米晨姐从算卦中得到了自己的人生乐趣,连我的作文都跟着得了A+,米晨姐说这是造化。当然每每我作文得D的时候,米晨姐又说,这是造化弄人。
米晨晨,我米可可的亲姐,陪伴我生命18年7个月12天的人,米晨姐是我生命中一条柔软而且邪恶的水蛇,我出生时候爸爸妈妈送给我的礼物,“全球贴身订制,仅此一条,终身陪伴”。我觉得即使古希腊神话里的众邪恶女神的形象相加都不足以抵挡米晨姐在我心中的邪恶印象,小时候,每次看了恐怖故事,睡不着的时候,我就闭上眼睛,看到米晨姐手执一根蛇头魔杖,一副温柔面孔,在我左右,然后我就可以安然入睡。世界上再恐怖的小鬼,能对付得了米晨姐吗?她一副温柔面孔,纠缠一层一层,小鬼能勉强脱身而逃就不错了。所以,从小我就懂得一个道理,邪恶从来都不是面目狰狞,她小心翼翼温柔相伴,不离不弃,直到消耗尽你所有抵抗的心智。所以我每每叫她米晨或者米晨姐,用来增加我和她的距离感。以免被这条水蛇搞的迷失心智。
接着介绍我们宿舍的四大美女:
宋忻雨,粉色佳人,忻雨有一种从内而外的佳人气质。她束着简单的头发,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在自己的书桌前写毛笔字。你见过一次,就真的晓得什么是字如其人,人如其字,我第一次见忻雨的时候,她刚把宿舍收拾好,认认真真的坐在那里写毛笔字,我拎着大包小件开门闯进来,说“嗨!”,忻雨回过头来,浅浅的一笑,然后,她说“嗨!”然后放下笔,说“要我帮忙吗?”,人生若只如初见,他们说我们只用了七秒钟的时间定义了一个人在我们心中的印象,然后用一辈子都把那个人记在心上。宋忻雨是童话里的一个公主,而我扛着包包裹裹灰头土脸的闯进了她的世界。宋忻雨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美人,比如说我的外号就是忻雨随口邹来的,忻雨说“你叫米可,可,这么土气可爱,就叫你小土柯好了,以后我就叫你“小土坷””,忻雨说完了笑起来,她的嘴角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
余小北,绿衣性格,我们整个学院的公认的荔枝美人,本就美的诱惑妖娆,水波眉眼,酥胸暗掩,娇艳欲滴。余小北像是江南烟雨里走出来的软妹子,可是绿色的矫情到了物欲横流的现实世界里总归要归为另类,长得妖娆,又喜欢招惹,难免最后要留下“绿茶婊”的骂名。
李叶晗,紫色浪漫的小精灵,叶晗个子长个不高,本就精灵可爱,自己又平时很喜欢各种各样的俏皮的小样子。无论如何,叶晗是我们宿舍最受欢迎的一个,因为在叶晗的那种精灵可爱之下,有一种独有的魄力,她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身边所有的人,让所有的人快乐,也让自己开心。她是那个到了你觉得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会站在你身边,笑着跟你说“小可,你一定行的”的那个人,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她们带着光环,天使般的守护在你的身边。有一次,忻雨要给宿舍人画画,我一直记得,叶晗的是一个调皮而且浪漫的紫色精灵。
从大一来了之后,我们宿舍就是院里面公然的美女宿舍,叶晗有她的精灵可爱和超强人气,baby有她的抚媚妖娆,忻雨有她的气质压阵,我土不拉几的混在她们中间,颜值一不小心就被平均到了中上游。我这个人平时没有什么优点,从小就主要沾了命好的光。
我趴在床上研究易经八卦图的时候,叶晗的朋友来找她,我只听得乱七八糟的说到小时候很多事情,估计也是陈年的好友,也没有多在意是谁。那个女孩子要走的时候站起来,往我这里看了一眼,透着帘子,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削尖的瘦脸,高挑的个子,连带着肩上的锁骨都看得清楚。只见得是一身白色的衣服,阳光下明媚耀眼,肌肤也细腻得极致。
回来的时候,我问起叶晗,“你是不是招美人,我还觉得咱们宿舍都是美女,怎么你身边扎堆的都是美人?”
叶晗说“你不记得了?这是咱们那天化妆舞会上走T台的那个女孩子。最后穿着白色礼服的压轴女孩。”
“哦,我知道,我知道,我见了她第一眼的时候都震惊了,侠气逼人呢!她也是咱们学院的?我觉得蒋岁寒的气场都压不过她,岁寒不是咱们学院公认的院花?”
“她是艺术学院的。”
“怪不得呢!你怎么跟她这么熟悉的,我也好想认识这种美女”。
叶晗笑了笑,没有再多说话,坐在自己的书桌旁写这个学期文艺部的架构和文案。
从化妆舞会之后,生活基本上就搭上了正常的轨道。每天吃饭,睡觉,上课,偶尔的时候晚上去社团转转,认识了一些新朋友。我当然肯定毫无意外的进入到校新闻中心的编辑部。忻雨在书法协会,余小北在模特队里玩得开心,叶晗在学生会里文案做的如鱼得水。
学校的新闻中心在七教的13楼,我真的不明白学校的主教学楼竟然有13层,这么令人忌讳的一个数字,学校就真的不能与国际接轨,稍微的避嫌一下?每次晚上去新闻中心开会的时候,我看着自己的影子在路灯的节奏下合二为一,最终在正门的地方,看到自己的影子像耶稣一样被钉在最整个正门的最中央。
我心里默默的念一句“哈利路亚!”虽然我也并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很神圣的样子。骆致和社长结下了深仇大恨,退出了轮滑社,我也就很少去。
十一回来,就又急匆匆的去新闻中心。我正一脸神圣的往七教的中门走过去,心里默念“哈利路亚”,后面有人猛拍了一下我的肩。害得我差点喊出声音来,神鬼之事,虽然我口头上说不信,但是心里却很敬畏。
转过头来,苏题文正在我身后暖暖的笑。我一边惊魂未定,一边一下子蹲在那里“你吓死我了!”
“哪里有那么恐怖?你看恐怖电影了最近?我长得有那么恐怖吗?”苏题文顺手递给我一个橙子。“你去哪里?不要告诉我,是去新闻中心吧!”
“嗯,要不这大晚上的,出来找鬼约会啊!”
“看不出来啊,你平时傻傻呵呵的,还能写出精品的文字来呢?”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多说话。傻傻呵呵这四个字却让我很伤心。
“你真的觉得我很傻吗?”我勉强笑了一笑,“那你知道怎样才能不那么傻吗?”
苏题文也是被我的反差态度惊到了,“可可,你怎么问这么傻兮兮的问题?”
“题文,我跟你说真的,你知道怎么才能让我看起来不那么傻吗?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还挺好的啊!可是为什么别人都说我傻呢?”
题文叹了一口气,“等你经历的事情多了,应该就不那么傻了吧!”他又开始暖暖的笑,才开始知道他的叹气都是假装的。有时候我真的想知道,题文是怎样的家庭,怎样的成长经历,让他那么暖暖的。小睿,题文甚至比小睿还温暖一些。高中的时候,小睿喜欢叶蓓,即使小睿能能给我那些帮助,可是那种帮助却依然有很多的疏远。而现在呢,现在最起码我认识的题文他站在我身边的时候,我觉得他没有那么疏远。
“十三楼的夜景很美,灯暗的时候能看见夜空中稀落的繁星和这个城池不眠的夜景,打开灯的时候,能看见彼此温暖的面孔”。社长说,这一段写得很好,他却不知道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它都一定真实的存在过我们的内心深处。
苏题文,他的性格是蓝色,最晴朗的天蓝色。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5-1-2 21:23:00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岁寒,然后知松柏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8-11 15:07 编辑

岁寒没事的时候都会来找叶晗,所以慢慢的,我也跟院里的大美女熟悉了起来。舞会之后,岁寒的舆论也是风生水起,大家都猜来猜去她和那个叫杨柏的帅哥是否已经热恋。
至于杨柏,我并不关心,但是我却深深的记住了那晚杨柏旁边的男孩子,好像是叫鹏程万里什么的。我旁敲侧击的从叶晗那里得到了很多鹏程万里的消息。
鹏程万里他的名字叫顾鹏程,男,别人都叫他“大鸟”,顾鹏程和杨柏是一个宿舍的,所以两个人整天厮混在一起。顾鹏程长得并不帅气,整天一副嬉皮笑脸,玩世不恭的样子。而杨柏是院里最帅气的男孩子,没有之一。杨柏歌唱得好听,篮球打得好。军训的时候,杨柏唱了一首林宥嘉的《你是我的眼》,后来被楼上楼下大街小巷的女孩子传唱,那首歌的情深之处被杨柏演绎的淋漓尽致,说真的他不走音乐系也真的是亏大了。杨柏帅却不花心,只是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的美男子。偶尔唱唱歌,累了就去打打篮球,再有的时候,基本上就被顾鹏程拉去实验室做那些稀奇古怪的电实验了。所有能见到杨柏的时候,总是有顾鹏程在旁边做陪衬。有一次忻雨在叶晗耳边碎语,“我看他俩有发展成gay的倾向!咱们电院里里面本来帅哥就少,有这么一个还被这个鸟人给霸占去了。”叶晗抿着嘴笑“也就你,一向是处处不饶人,满世界都是你撒欢的场地。回头我告诉大鸟,倒真想看看你们两个斗嘴起来的样子。这大鸟没事的时候也就爱奚落人!”
上专业课的时候,蒋岁寒和我坐在一起。阿电老师讲电力电子讲得颇有激情,“我们用120‘的三相电,创造出了无穷无尽的可能啊!”,而下面我们听的一团乱麻晕头转向。
阿电老师是我们电气学院六大嫡系掌门人之一。
‘今天出门不顺,一出门就看见一妹子冲我哭’,大鸟在那里跟鹏程侃,惹得前面一排女生都笑了起来。
“大鸟,都是被你给吓得吧!你看看要是杨柏自己出门,见到的美女肯定都是笑靥如花的!”
“那哪里是笑靥如花,那都跟女尸见了肉布丁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他身上跳!是吧,柏子”,大鸟一下子就冲着宋忻雨说,一面让人觉得他对忻雨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小讽刺,明明是把忻雨也包含在了那一群喜欢帅哥的女尸里面。一听就是来者不善,忻雨也没有再多说话。
蒋岁寒转过头来,“我说你怎么植物大战僵尸每回都打得那么好,原来是这样练成的呢!”蒋岁寒直接就冲着杨柏说了一句,什么也不避讳,大家听得这话就像是他们两个已经混得很熟了。
“对了,小寒,想起来了,晚上有人想请你吃饭。”杨柏说那句话的时候用眼睛乜斜着看着旁边的大鸟。大鸟回复给他一个极其蔑视的眼神。
“你就说你想请我吃好了,有好吃的,我又不会拒绝。”岁寒眨巴了一下她的大眼睛,然后很开心的对着杨柏说,丝毫没有在意大鸟的存在。
阿电老师继续上她的课程,“阿电老师明显很喜欢大鸟,你有没有发现这门专业课对于大鸟都没有什么攻击力?”蒋岁寒吃惊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看了看大鸟,那个吃惊的眼神,表示她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在蒋岁寒的世界里,似乎只有一个人能引起她的注意,这个人就是杨柏。
“晚上跟我们一起吃饭吧!杨柏也去哦!”蒋岁寒出乎意料的邀请我,她眨巴着眼睛,说话的样子带着一种大眼睛女孩的小坏意。我看着她,愣了一秒钟,不知道如何收场。电机老师继续苦口婆心的开始上课。
电机的课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无尽的折磨,我从星三角连接的接线图中抽出元神来,小小休息一会儿。总结起电气学院的三种人,第一种是神人,像大鸟那样天生就是磁性的,能跟电产生共鸣和感应;第二种是闲人,家里老爸老妈是电力局的几辈的贡献者,大学一毕业就打算领着对象回电力局,结婚生子一辈子的;第三种就是我们这种,在无穷无尽的电磁之间转化,身体却像对异体有免疫力一样不能被磁化成流,每一次磁电转化的蜕变身体里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疼。真不知道当时的专业课选择时候,脑子是突然被空气中哪股磁流袭击,抽筋了一下会选这个专业。
我们一边从教室出来,一边有事没事的聊着。“hi,忻雨。下课了?”我顺着那个熟悉的声音看过去,正是苏题文。他看见我,就说,“可儿,今天晚上去刷街吗?过几天社里好像要庆祝呢,回去告诉骆骆,别到时候落下了啊”
“啊,我回去告诉骆致一声,也不知道她会不会去呢!”
“你告诉她一声,如果她不想去,你也可以去啊!有我罩着你呢!”题文暖暖的笑笑。
我笑着“啊”了一声,就混到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混在人群里就不会再被任何人看见。满条街都是高大的梧桐树,我努力的在那些庇荫的叶子里面找到梧桐子,“等满树挂满晴天娃娃,你摘一个送给我就行了!”,北远,你还记得你欠我一个晴天娃娃么?
过了那个炽烈的夏的热情,天气终于开始慢慢的凉了,这种微微的凉,反倒让人清醒。像路旁的芥壳虫,我开始学会将自己层层包裹,苏北远,你欠我的,是一个我永远解不开的心结。飞蛾扑火的爱过一次,真的会丧失尽青春里所有的勇气和力气。

蒋岁寒很开心的在我旁边笑着,杨柏也跟着我们一起走,我像是一个多余而无聊的陪衬品,而顾鹏程更甚,感觉像是我的陪葬品。
大鸟说,“蒋岁寒,蒋岁寒,你的名字真好听,你老爸老妈是怎么有学识的人,肯定有典故对不对?”
岁寒看了大鸟一眼,也不爱理他。大鸟继续自吹自擂“别告诉我,让我猜一下,孔夫子的名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岁寒忽然很开心的对着大鸟笑了起来,那种开心的笑容洋溢着某种暖暖的幸福,在阳光下的梧桐树下粉嫩而且温馨。她说“对,太对了。大鸟你真有见识。岁寒,然后知松柏!”蒋岁寒说道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她的目光盯着杨柏看,而杨柏看着她不语的笑着。这种剧情好像是只有在电视剧里才能见到,我觉得杨柏该顺势用手挠一下岁寒的头发,然后出现一段男女真爱的感情,而大鸟就应该是剧情里最可爱,可爱的叫人发愁的第三者。我看着被我编排在故事里的三个人,都忍不住要笑了。
大鸟没有再说话,他手里推着自行车骑上去就要先走。“柏子,你们约吧,我先回去了”。
“诶,大鸟,你车子能带人,带上一个人吧!”杨柏说,他看着孤零零走在旁边的我。
“我回去还有事,带不了了啊!”顾鹏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不用,我一会儿去找别人一起走好了”,我忽然觉得自己的处境很尴尬。“跟我们一起走就好了,就是没想到顾鹏程那个人真的是不近交情。又不是非说要他带,这种态度,哼”,岁寒明显的替我打抱不平。然后大家一路走,提及的都是很开心的事情,聊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发现蒋岁寒和杨柏绝对不是一两天的交情,难道是从高中带过来的一份感情?
也不去管,反正我一整天有自己心烦的事情。不过,来来往往的这段日子,我还是很喜欢跟着蒋岁寒在一起,她没时没刻的冒出一些让人很开心的话,眨巴着大眼睛很故意的表情却纯粹的让人欢喜。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蒋岁寒的身上有一种光环,那个光环太晴朗,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那样我就可以卑微生活在自己那个小小世界里,自由流淌。然后悄无声息,把他们的精彩写在我的故事里。而蒋岁寒,她似乎也是喜欢我的。凡是一个大美女的身边总是有这样一个安安静静不起眼的小丫头一枚。那天不小心想起史铁生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我常以为,是丑女造就了美了,我常以为是愚氓举出了智者,我常以为是懦夫衬照了英雄,我常以为是众生渡化了佛祖”。也是我造化她一次,她渡化我一层,我和蒋岁寒最纯真的友谊就开始生根发芽,打这里茁壮的成长了起来。

55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缘定三生

Rank: 4

签到天数: 407 天

[LV.9]博三幽灵

在线时间
648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6-15
威望
21218 点
金钱
51768 HGB
注册时间
2009-10-1
积分
20595
记录
10
日志
0
帖子
2474
精华
2
好友
25
鲜花(12) 鸡蛋(0)
发表于 2015-1-3 20:44:42 |显示全部楼层
雪儿出场了~

点评

jiejuexiaolaosh  对对,叶雪儿就是整个故事里面我最喜爱的女孩,特别喜欢。她是叶雪儿,她也是白马公主,她是一个固执的要自己精彩的女孩。我第一章没有写完诶,那里面有个叶雪儿的恋情,很神秘的一段黑白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1-23 21:43

1696

主题

4

听众

15万

积分

十世金身

河工论坛发改委第一书记

Rank: 5Rank: 5

签到天数: 6 天

[LV.2]大二旧生

在线时间
10050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21
威望
131529 点
金钱
221998 HGB
所在学院
土木工程
注册时间
2005-12-8
积分
155195
记录
6
日志
1
帖子
16399
精华
13
好友
356

宣传大使奖 金点子奖 活动组织奖 老不死勋章 骑行英雄 周年庆突出贡献 河北工业大学110周年校庆专属勋章 解甲归田 火炬手

鲜花(38) 鸡蛋(7)
发表于 2015-1-4 09:00:30 |显示全部楼层
jiejuexiaolaosh 发表于 2014-11-6 20:14
我有点事情不理解啊!
如果是不断更新的话,图标会变成有色的吗?其他的都是空白的,“只想和你说说话” ...

那个变得可以用变色卡,或者被管理员加色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是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人应当赶紧的充分的生活,因为意外的疾病和悲惨的事故随时都可能结束他的生命。

254

主题

1

听众

9万

积分

版主

Rank: 6Rank: 6

签到天数: 2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572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5-2
威望
46945 点
金钱
181186 HGB
注册时间
2008-4-5
积分
94113
记录
33
日志
24
帖子
4111
精华
60
好友
86

本期优秀斑竹

鲜花(32) 鸡蛋(0)
发表于 2015-1-4 09:38:14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张夜景图里,是个男人在撒野么??
PS:楼主写着写着就开始进步了

点评

jiejuexiaolaosh  考完试,满血复活了! 激动啊,心马上悸动起来!糊涂小鬼米可可,气质美女蒋岁寒,还有固执精彩的叶雪儿,真正的故事就打这里开始吧!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1-23 21:48
可怜的月亮爱好者

38

主题

3

听众

3041

积分

以坛为家

Rank: 3Rank: 3

签到天数: 1 天

[LV.1]大一新生

在线时间
19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7-7-11
威望
3214 点
金钱
13497 HGB
注册时间
2010-5-31
积分
3041
记录
0
日志
1
帖子
198
精华
1
好友
7
鲜花(19) 鸡蛋(0)
发表于 2015-1-23 21:43: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iejuexiaolaosh 于 2015-1-23 21:44 编辑
兔子龙 发表于 2015-1-3 20:44
雪儿出场了~


对对,叶雪儿就是整个故事里面我最喜爱的女孩,特别喜欢。她是叶雪儿,她也是白马公主,她是一个固执的要自己精彩的女孩。我第一章没有写完诶,就是化妆舞会那章,那里面有个叶雪儿的恋情,很神秘的一段黑白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入住

手机版|Archiver|河北工业大学非官方社区 ( 津ICP备15003977 )

GMT+8, 2017-7-24 00:37 , Processed in 0.173076 second(s), 2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